4 0 0 - 1 0 0 - 5 6 7 8

智能设备

乐视深陷“资金”漩涡 自我救赎路在何方?

  乐视深陷“资金”漩涡 自我救赎路在何方?

  【环球网科技 记者王楠】 资本市场上从来都不存在农夫与蛇的故事。

   随着20日晚间,易到三位创始团队人员周航、杨芸、汤鹏的集体宣布辞职,这场乐视与易到管理层的 爱恨纠葛 似乎暂时告一段落。

   辞职声明中,三人表示,自去年6月乐视控股派驻彭钢为首的管理团队,陆续淡出管理层,但乐视控股要求,避免引发外界过度猜测,影响融资,而以名留实走的方式,同时未对外高调公布。不过,三人还表示, 尽管我们早已离开,但我们依旧会尽最大的努力,帮助易到,继续寻求解决问题的出路。

   乐视与易到资金挪用陷 罗生门

   4月以来,网约车平台易到用车成为众矢之的--乘客打不到车、司机无法提薪,网络上一片指责,群情激愤的司机们四处聚集。易到正迎来其创立以来最困难的局面,无论在乘客端抑或是司机端均遭遇信用危机。此前的充返模式难以维继。如何将过去一年埋下的资金窟窿填上,恐怕是易到最大的考验。

   2017年4月17日晚,始终保持沉默的易到创始人兼CEO周航突然发声,称易到当前确实存在资金问题,但这个问题最直接的原因是乐视对易到13亿元资金的挪用。几小时后,易到和乐视控股共同发布声明指责周航恶意诽谤,称乐视已为易到投入40亿, 挪用13亿 是乐视汽车生态拿走了以乐视大厦为抵押、易到为主体的贷款资金。

   据记者了解,声明同时强调, 在易到单独贷款困难的情况下,乐视控股以名下乐视大厦作抵押,以乐视汽车生态内的易到为主体取得的一笔14亿元联合贷款。当时双方明确约定,其中1亿元用于易到,13亿元用于乐视汽车生态体系的构建 。在向媒体提供的说明材料中,易到还明确表示,关于贷款资金的分配,此前和周航进行过沟通,并得到其认可。

   第二天凌晨,周航在朋友圈发文表明, 如果向其泼脏水能解决司机提现问题,能协调好充值用户打不到车的问题,可以解决司机围攻易到办公室的问题,那好,可以尽管泼多点 。文中并未对当初贷款的具体细节,也未对易到经营现状、融资情况以及个人职务等问题进行说明。

   4月18日早上,乐视方面对媒体表示: 针对我们的声明,周航并没有提出实质性的反驳,就说明了很多问题。

   4月19日,有提供联合贷款的委托方负责人公开证实,上述贷款当时以易到为主体,数额为14亿元,该笔贷款用途合规,且符合几方约定,目前一切正常。该负责人还表示, 签约双方均明白,既然是以乐视大厦为贷款抵押物,大部分贷款应该是给乐视,而小部分贷款是给易到。

   乐视方面则进一步解释,公司以乐视大厦为抵押物,通过银行成功贷款14亿元, 实际上,易到当时需要的额度为几千万元,而乐视以乐视大厦为抵押,不可能仅仅只贷款几千万元,一共14亿元的贷款里面,也包括乐视的贷款额度 。

   资金挪用事件陷入 罗生门 、创始人与大股东互 撕 ,不难看出易到确实陷入 钱荒 阶段,但这并不是易到的第一次危机。自2010年成立以来,政策危机、资本大战、管理层易主,已经让易到几经生死。

   周航曾经说, 拿着打火机一张一张烧钱,都没我们这个行业烧得快。 他说这个行业烧了快100亿美金,这有可能是最经典的战斗,因为这在人类商业史上是没有出现过的。

   烧钱不可怕,可怕的是乐视融资的手段和资本已经耗费殆尽。但从乐视近期的表现来看, 缺钱 的状况似乎在进一步加剧。

今日热点